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智书痴

爱书不惟书 惟实 惟真

 
 
 

日志

 
 
关于我

理性地思考,耐心地实践,由衷地欣赏,真诚地建议,微笑地面对,静待每朵花的绽放。做真实的自己,做人性的教者,不越教师的本位。

网易考拉推荐

在澳洲,创造性思维是这样培养的  

2011-03-09 13:09:37|  分类: 视线之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提出要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或精神,但广大中小学教师普遍感到困惑——如何才能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天津蓟县教研室英语特级教师吴守利老师,作为天津市首批“未来教育家奠基工程”的学员,到澳大利亚学习归来写了这篇文章,发表在《天津教育》杂志2010年第12期“教改会客厅”栏目,可供我们参考

在澳洲:创造性思维是这样培养的

 

蓟县教研室  吴守利

 

    走近澳大利亚中学的课堂教学,使我们真实地感受到了巨大的中西方文化差异,正是由于这种文化差异,才给我们展示了另一种文化背景下的课堂面貌。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创造性思维是如何培育的,原来,方法是第二位的,而理念才是第一位的,只要你心里想着课堂教学的每一个环节都要为了孩子的发展而着想,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而设计,方法总会找到的,而且可以不拘一格,不一定要遵循什么固定的模式。当我们一再强调“教学模式”的时候,其实我们的做法本身就已经限制了自己的思维空间,也就失去了教学的创造性,没有了教师教学的创造性,培养学生创造性思维简直一句空话。澳洲课堂教学的几个突出特点让我们眼前为之一亮。

一、“项目作业(Project Assignment)”培育创造性思维。

参观曼利精英中学(Manly Selective Senior)时候,该校校长给我们解释了如何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和批判能力。校长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采用迂回的方式来说明问题。他说,从七年级开始,孩子们都必须进行一个项目作业,英文叫做Project Assignment。例如,如何针对发展中国家的人口问题、气候问题、污染问题。让孩子们以小组为单位通过多种渠道去搜集信息和资料,然后进行综合分析和处理,得出他们自己的结论。谈到批判性思维,他例举了一种学习方式“问题解决方式”(Problem solving)。但是这种问题解决方式与我们的解决数理化习题,是完全两码事情。他们的Problem solving 是一种纯粹的科学探索式研究,采用的是科学家进行科学研究的方式,培养学生发现问题、并通过多种途径来解决问题,而且问题的解决方式不一定正确,但是要有创意。如何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有一个宽松的环境。学生如果对学校、对教师有不同意见,可以直接和他提出,他也许同意也许不同意,但是他要和学生沟通,无论怎样要给学生一个答复,同时培养学生提出不同意见的意识和能力,但一定要带着一种诚意或者叫做善意(give different ideas for a good reason),而不是为了把对方扳倒而提出不同意见。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学习。对比而言,我们的课堂上对待不同意见,特别是学生提出来的不同意见所表现出来的处理方式,以及提意见者的出发点等都值得推敲。

二、“有益性失败(Productive Failure)”激活主动学习。

悉尼大学认知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麦考尔杰克森(Michael Jacobson)教授主持的“学习科学”研究课题提出了“有益性挫折”(Productive Failure)的教学理念。它的宗旨是通过在学生的学习过程中设置一些难度适度的题目(注意此处的题目不是指巩固知识性的练习题而是一些具有科学研究性质的小课题),让学生亲身感受和体验,教师不给任何提示信息,使学生在完全陌生的情境中去感受、理解和建构新知识;这样的做法,学生不仅获得的知识印象深刻,而且在探索的过程中学到了如何收集信息和处理信息的方法。这一理论涉及到了“陈述性知识”declarative knowledge 和“过程性知识”procedural knowledge的关系问题,陈述性知识重要,但是过程性知识更重要。而且过程性知识是个性化的,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的,过程性知识是在体验中获得的而不是学得的,很有可能是无法描述的。

       三、“挑战权威”(Challenge Authority)培育批判精神。

       培养孩子敢于面对教师说“不”,是培育批判精神的基础。在澳洲课堂上,对于学生的提问和表现,老师总是抱着欣赏和肯定的态度,在这里,没有不对,只有不同;没有差生,只有差异。允许孩子质疑和挑战权威,包容孩子的一些看来是对于老师的不恭行为,这样给孩子一个阳光积极、快乐向上的空间,使孩子能够敢于说出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哪怕是不对的,或者是冒犯老师的想法,这种氛围的创设有利于培育学生的质疑和批判精神,与我们不同,老师希望自己的学生提出不一样的意见,哪怕是与课程无关系的异想天开的想法。

四、“民主课堂”(Freedom of activity)提供宽松土壤。

坐在澳洲的中小学课堂里,感受到的是形散神不散、高效实用的人性化氛围,这与国内课堂上的严明纪律、师道尊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参观高地高中(Killarney Heights High)那天,我特地在一间教室坐了下来,这是一节八年级的历史课,中年女老师叫Ann Hardy,在介绍英国印刷术的历史,这节课上课可是够“活跃的”,老师在讲课,有人在小声交谈,有人在上网,这要是在国内,面对这样的散乱课堂,老师早就火了,可是这位笑容可掬的老师一面维持纪律,一面提问问题,我看她自己也在憋着火儿,就是耐着面子没有发火而已。正在上着课,一个男同学瞥见教室的外边有一个人手里提着一条蛇走了过来,他一说,“Snake, a real snake!”这一说不要紧,课堂马上乱了,几乎全体同学都站立起来了,而门口的三个嘎小子拔腿跑出了教室,非要看个究竟,老师这时候大声嚷着,“Stop, stopWe are still having a lesson. Go back to your seats!”可是,这几个小伙子根本不理这一套,等到老师又开始上课,这几个人又陆续走了进来,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当时我在想,难道这就是澳洲倡导的所谓民主和自由的课堂吗?如果是这样,他们的教学任务应该如何完成,学生们的学业将会如何?我心里很担心,后来我问了老师,了解到原来跑出去的几个学生都是生物科学的爱好者。走出课堂,我在思考,对比澳洲教育和中国教育,在学生的自尊、自信和兴趣、爱好与老师的尊严和学校纪律之间,我们的取舍是什么?以学生为中心,到底是仅仅是一种教学理念还是一种人文观念呢?也许,就是这样的不拘一格,不压制,不呵斥,才会有学生的阳光和积极心态。这种开朗奔放的性格不正是我们希望的吗?这种异想天开的“行为艺术”不正是创造性的温床吗?

由于几千年传统文化的积淀,我们太习惯于培育求同思维了,因此,培育一个民族的创造性,必须首先培育他们正常的批判性思维方式,只有求异思维和逆向思维才可能孕育出社会科学中大师级的人物,才能在自然科学领域中培养出诺贝尔奖得主,而这需要我们从基础教育做起,从身边做起。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